国内新闻

您所在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群众贴心人李庆军:一辈子最看重的“官”是法官

文章作者:www.gzzhangyang.com发布时间:2019-09-20浏览次数:1131

视频来源: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代表处

回顾法官李庆军,79岁的济源老人明明堂,眼里含着泪水。他忘记了一年前悲伤的一天。 2018年9月30日,天空晴朗,数百人自发地聚集在济源市韶源镇文化广场。明明堂和父亲和老人们都拂过了东方的面孔。他们无法前往郑州参加追悼会,以一种简单的方式,哀悼从山村出来的法官李庆军。

李庆军的工作照片

一个普通的法官,你为什么要让人们记住?

李庆军,河南省第二人民法院原副院长。 2018年9月28日,年仅54岁的李庆军因肾移植手术死亡。看着他的过去,没有值得一本大书的荣誉,没有提出重大案件,也没有惊天动地的故事。在河南法官中,李庆军只是一名普通会员。

但他是最不平凡的人。拖拽病体在试验中争取了11年,在诊断尿毒症死亡后的四年内,每天检查的病例数达数十,每周至少收到10例病例。在他生命的最后八个月里,他仍然是法庭上最多的法官。

群众向李庆军发了一面旗帜

人民的裁判没有偏见地处理案件并且有温度

李庆军去世半个月后,一位花了一年多时间的老太太花了4个小时的车到李家的房子,握着她的手抚摸她的肖像,哭着哭。

这位老太太叫周光华。 2004年,她就公司的土地和住房使用权提起诉讼。每次她到达实施阶段,另一方提出了新的反对意见,阻挠案件的执行,纠缠几年都无法解决。案子发给了李庆军。周光华担心她胜利的结果会被推翻:“对方有钱,与我无关。我甚至没有律师。”李庆军在听证会上的讲话让她放心:“无论对方是谁,都必须依法办事!”

在不久的将来,周光华收到了维持原判的裁决,案件成功执行。

很多年过去了,她从不忘记,每个人都说:“我遇到了一个好的判断!”

作为一名法官,李庆军最重视正义。

“老李经常说,法院是一个合理的地方。每个人都必须做好工作,必须是良心,不能抹黑党,不能抹黑法庭!”宝林的法官记得他的话。

除了正义之外,李庆军还在乎。于宝林回忆说,李庆军会以不同的方式对待民商事案件。在商业案件中,在事实认定和正确判断的情况下,丁是丁。他认为法官必须审查事实并区分是非。在民事案件中,他应该更加重视解决双方的矛盾。他不应该粗鲁和粗鲁,即使他必须付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

前李清军的助理法官王维侠还记得李庆军曾经处理过一个农民的工资。争议焦点仅为3500元。由于证据不足,农民工在第一次和第二次试验中失败了。合议庭的一些成员建议李庆军不同意。 “没有多少钱。从现有的证据来看,我没有在原判中发现任何重大问题。但是,我们不能在心理上鄙视这些案件,我们甚至不能反驳它们。为了找出真相,让各方接受我们的治疗结果。“后来,在李庆军的努力下,虽然坚持原判,但农民工确信他们没有抱怨。

携带麻袋和大袋子来开场的人越多,他们就越需要给予他们更多的努力和关注。对于普通家庭来说,金额较小的案件是一件大事。案件的结果将直接影响他们对司法公正的信心。“李庆军尴尬的教诲仍然存在,引导年轻法官在任意争吵和服刑判决的道路上承担重任。

李清军在去世之前被改造成了“病房”里的一间卧室

生命的战士抵抗疾病并保留职位

熟悉李庆军的人都知道他有一个问题:不喜欢喝水。在炎热的一天,别人喝了一杯,早上只有一个小口。

每个人都不知道的是,自2007年以来,李庆军感到身心不适。 2014年,他被诊断出患有尿毒症并需要严格的水控制。当案件被打破时,据说舌头僵硬而且口渴。他漱口并吐出来。

李庆军害怕推迟工作,选择在制定治疗计划时可在家做的腹膜透析。卧室变成了“病房”:“床头柜”是一个装有注射器的冰箱;另一方面,它是一个加热透析液的台式培养箱。每天应在体内更换2公斤液体4次,每次需要半小时,如果不光滑则需要更长时间。激烈的时间和严重的透析反应常常导致李庆军空着时急于工作.

李庆君去世后,他的妻子马凤石去办公室领取文物。拉开抽屉,在她面前的场景使她的眼泪不再容忍:所有的抽屉都装满了药,而另一个抽屉是已过期和变质的饼干零食。这些都是李庆军没时间吃的早餐。

最胖的李锦军体重近170磅,在疾病的折磨下变瘦了。最后,他只有不到100磅。同事们都知道他不是很好,但没有人知道他病得很重。豆子的职员说他和李庆军在办公室。他们通常看到李庆军没有接听电话,或正在查看档案,或正在上法庭。 “每个人都看到他的脸有点浮肿。他总是笑着说,这是因为风湿病。当他谈到这个案子时,他眼中有光,他比年轻人更有灵性。”

即便躺在病床上,李庆军放不下的还是工作。王卫霞清楚记得,2015年,李庆军住院期间,她每隔两三天就会抱上厚厚的一摞卷宗跑去医院,交给李庆军把关审签。“我每次都拿二三十本,两天后再抱一摞新的去,把签好的文书拿回来。他总是看得特别认真,会做很多批注。”

2016年,法官员额制改革拉开序幕。那时李庆军已经透析2年,还遭遇脑梗,身体状况极度糟糕。可不入额,就不能再独立审案。李庆军曾对同事卜发忠说,“如果不能审案子了,那就太憋屈了。”“高龄”法官李庆军,最终以民事专业考试全院第四名的成绩过关。马凤实始终忘不了那天的情形,“庆军说要请我吃饭,我从来没见他这么高兴过。”

在与病魔抗争的几年间,李庆军的办案量在全庭名列前茅。生命的最后8个月,他依然是全庭办案最多的法官。

李庆军在法庭上

不变的初心 用生命践行使命

2018年9月1日,李庆军接到了找到肾源的电话,他把埋在身上的腹膜透析管用胶带仔细包好,高兴地洗了个澡,“我要干干净净地去做手术。”临上手术台前,他给同事打了13个电话,事无巨细交接工作;和妻子畅想术后可以大口喝水的生活。他们都乐观而坚韧,却忽略了病魔的残忍。

“他是被熬干的。”李庆军的主治医生说,手术原本很成功,但李庆军的身体却无法再支撑下去。术后不久,李庆军抢救无效离世,再没有能够重返他挚爱的工作岗位。

李庆军走后,许多人在寻找一个答案:是什么让他如此坚韧?

李庆军是个穷苦山里娃。小时候,牛棚就是书屋,但李庆军学习异常刻苦,曾在牛棚门口贴了一幅对联:身铺烂毯暂住牛棚,心系远方志在高山。高中的一次班会上,李庆军对同学们说:“贫穷不是我们山区孩子的过错,但改变贫穷是我们的责任,我们别无出路,只有埋头读书,来改变自己的命运,改变家乡的贫穷。”

共同生活28年,马凤实最了解丈夫。李庆军常说,“我一个农家子弟,能走出大山当上省高院的法官,多光荣多幸运啊!我不是隐瞒自己的病情,是不想因病受到照顾,我除了办案没有其他本事,我就是想好好办案,一个法官不办案,还有什么价值?”

可是他做的,已经远远超出了一个法官的本职工作。每次回乡,找李庆军咨询法律问题的乡亲们总是坐满院子,团圆饭凉了热,热了又凉。郑州的家也成了“老家接待办”,甚至怕木地板让老乡们拘谨,李庆军装修时特意铺上地板砖。乡亲们忘不了李庆军,虽然都说“庆军这人不办事儿,别指望靠他走后门”,但遇到问题第一时间都是想到他,这个不管号码是否陌生一定会接听的法官,必然会给他们耐心讲法,解开疑惑。

对老百姓深厚的感情让李庆军在司法为民、公正司法的道路上无怨无悔,让他用有限的生命,书写了对党的无限忠诚,诠释了人民法官的初心和使命。

“25年兢兢业业,李庆军一心扑在工作上,从不计较个人得失,从不向组织提要求,从不向领导要待遇。”河南省高院院长胡道才说,李庆军是河南法院系统宝贵的精神财富,启迪全省法官“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李庆军不是圣人、超人,他就在我们身边,普普通通,能学、可学。每位同志都把岗位职责履行好,每位法官都把手头的案子办到老百姓认可,就是真的学好了李庆军。”

李庆军走了,但他的法官“生命”还在延续。在郑州市烈士陵园,李然为父亲带来了他生前一直期待的消息,那是一张重庆大学的法律硕士研究生录取通知书。李然说:“我爸是个平凡的人,他这辈子就想做一个对得起群众对得起良心的好法官,他做到了。我会沿着他的路继续走下去……”

(责编:申亚欣)

http://www.whgcjx.com/bdsE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