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

您所在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厉以宁:民营企业为什么不用改革?

文章作者:www.gzzhangyang.com发布时间:2020-01-11浏览次数:739

2013年11月16日,李一宁新书《中国经济双重转型之路》新闻发布会在中国人民大学文化大楼举行。本书以产权改革为中心,讨论了土地权的确认、国有企业的进一步改革、民营企业产权的维护、收入分配制度的改革、城市化、自主创新、产业升级和社会资本的创造等问题。本文总结了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从传统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双重转型的经验,对中国未来的改革和发展进行了前瞻性的分析和研究,阐明了中国发展经济学本质上是一种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发展经济学。

在记者招待会上,李一宁教授和他的妻子何玉春女士一起参加了。以下是李一宁教授的演讲和问答,现已发布在本网站上,供读者参考。

谈论产权:没有产权的定义就没有市场经济。

为什么我们至今还需要继续产权改革?除非解决农民问题和国有企业遗留的问题,否则我们很难成为有效的市场经济。

李一宁:让我谈几个问题。首先,产权改革和市场主体在不平衡的经济中。我最近的代表作是在20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出版的《非均衡的中国经济》。在这里,不平衡是一种普遍现象,但不平衡可以分为两种类型。第一种不平衡是资本主义国家的不平衡,主要是由不完善的市场和垄断造成的。然而,中国的情况并非如此。中国的不平衡是所谓的第二种不平衡,因为除了不完善的市场之外,还缺乏市场参与者。为什么缺少市场参与者?因为产权不明确,产权没有界定,没有产权的界定就没有真正的市场主体,所以我当时提出的主要是股份制改革。

此外,股份制是澄清产权的最有效方式。只有产权明确了市场主体,才能形成产权,从而形成市场经济。但中国的产权改革迄今尚未完成。为什么?国有企业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就,但仍需继续努力。

同样的问题,农民的产权没有界定,所以原则上许多农民应该是市场的主体,但是因为产权没有界定,农民实际上没有产权也没有财产性收入,所以中国的产权改革还没有完成。此外,农民组织和一些产业组织的产权已经明确,乡镇企业也逐步实行股份制。如果是乡镇企业,可以是股份制,也可以是股份合作制。在这种情况下,产权已经开始确立。然而,作为一个农业种植者和农产品销售者,农民的财产权并不明确,因此没有定义。

所以我以这个问题开始我的书。为什么我们至今还需要继续产权改革?除非解决农民问题和国有企业遗留的问题,否则我们很难成为有效的市场经济。

谈论土地所有权:农村改革中最重要的一环

土地所有权对未来的农业大有可为。为什么?这是因为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实行家庭农场制度,这是一个重大变化。目前,只有西欧、美国和加拿大有家庭农场系统,而中国没有。今后,中国将实行家庭农场制度,提高农民的技术和生产水平,并了解管理和利用规模经济。

李一宁:第二个问题,这里的一个关键点是土地权利的确认。土地所有权现在是农村改革的开始。土地所有权问题非常重要,因为目前农村改革从哪里开始?最重要的环节在哪里?是土地所有权的问题。

去年11月下旬,在中共十八大结束后不久,我带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经济委员会的研究小组调查了这一证实

首先,农民心中坚定,现在土地所有权得到确认。我不怕被别人随意侵犯。他不敢。承包土地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和宅基地上房屋的产权都是明确的。他能随意环绕我的土地吗?你能未经允许拆毁房子吗?他不敢。土地的流转在我心里也很轻松,因为农民的土地流转到目前为止很小。为什么?在过去,如果你使用土地成为股东,你害怕土地会在你成为股东后属于你。现在不同了。土地所有权确认后,就等于我成为了股东。出租后算我的吗?租金是你的,所以农民可以放心。

第二,我看到了城市人均收入和农村人均收入差距缩小的现象。嘉兴的报告明确指出,土地所有权确认前城市人均收入与农村人均收入的比例是3.1: 1,土地所有权确认后的调查结果是1.9: 1,这个比例小得多,为什么这么小?在农村举行的座谈会上,农民们说土地权利得到了确认。我松了一口气。我扩大了种植业和养殖业。这是一个方面。第二,我所有的家宅都被拆除,建成了几层。我们看到的村子有四层楼。你能住在那里吗?农夫回答说家里人很少。我只需要住在两层楼。一楼是出租的,开了商店,开了车间,另外三层以不同的价格出售。他可以租任何他想要的楼层,所以他有租金收入。另外,我不怕土地所有权被确认后,我可以在土地流转后去外面工作。所有这些都表明城乡收入差距已经缩小。

还有什么意想不到的好处?这些农民认为,在所有权得到确认之前,应该对土地进行重新测量。经过测算发现,目前的耕地统计增加了20%,怎么可能增加20%。第一个原因是,在契约制度之初,因为现在是以契约为基础的,当契约制度开始时,一亩良田算作一亩,两亩良田算作一亩。经过30年的承包和农民的精耕细作,土地质量差别不大,所以这次土地重新确认后,每亩土地将被计为一亩。其次,在过去,土地被分成小块。这块土地有被切成小块的山脊。牛被用来耕作。山脊不算土地。山脊两侧阻挡太阳的地方不算陆地。现在山脊已经被移除,拖拉机已经被使用。山脊的内部算作陆地。第三个原因是农民是诚实的,一开始必须缴纳农业税,所以他们必须报告每英亩土地和三块土地的土地越来越少。每个家庭都是如此。现在不同了。没有农业税。现在土地刚刚被测量,每个人都报告了。没有人因为受伤而少报。如果不缴纳农业税,报告将会减少。如果土地成为股东,出租的土地就会减少。因此,真实的报告显示,这三个耕地增加了20%,农民们非常高兴。因此,这是对土地权利的确认。

土地权利的确认对未来的农业大有希望。为什么?这是因为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实行家庭农场制度,这是一个重大变化。目前,只有西欧、美国和加拿大有家庭农场系统,而中国没有。今后,中国将实行家庭农场制度,提高农民的技术和生产水平,并了解管理和利用规模经济。

谈论国有和私营企业:对国有企业的行政干预过多

国有和私营企业不会从国家回到人民手中,也不会从国家回到人民手中;我们的目标是双方双赢。由于国有企业尚未改革,双赢局面尚未出现。他有太多的行政干预。他不是独立的市场主体,必须进行国有企业改革。如果私营企业想要转型,他们将无法谈论主要的商业问题

你为什么提议分配资源?我们知道经济学中的原始效率是生产效率。生产效率是多年来的传统。它被认为是有用的。投入和产出之间的关系是更多的投入和更多的产出。一定的投入和产出会提高效率,而一定的投入和产出会降低效率。这叫做生产效率。

20世纪30年代后,资源配置的效率开始出现在经济学中。资源配置的效率是另一个含义。这是什么意思?假设输入已经建立,用A模式产生氮效率,用B模式分配资源产生氮效率,我们重视资源分配,这表明它不同于生产效率,可能对宏观经济更有效。这两个概念已经改变了。其中一个概念是,他过去设法资助的这些企业的员工看着史飞城的制片人以及该市的组织人员、宣传人员和行政人员。因此,你不是生产者,生产效率与你无关。

自实施以来,资源分配的效率发生了变化。他通过融资并购来管理融资,以更好地分配资源。管理人事组织工作,调动人力资源的积极性,最大限度地配置人力资源,调动每个职工的积极性,更好地将物质资源与人力资源相结合。所以当有人称他为非生产员工时,他笑了。

第二个变化是他对资本市场和产权交易市场的投资,资本成本和产权交易成本是提高资源配置效率的最佳场所。因此,资本市场是赌场,他不了解现代经济。国有企业有两个层次,高层次是分配制度改革,低层次是国有企业管理制度改革。国有企业管理体制改革应当遵循公司治理结构,因为你已经是股份制企业,也已经是上市公司。法律控制着你。必须完善公司治理结构,成为独立的市场主体。

为什么私营企业不需要改革?因为如果民营企业用改革来避免误解,怎么会引起误解呢?由于民营企业的快速发展,国有企业的改革是可以理解的。私营企业的改革将来将被国有化。因为害怕引起这样的误解,所以没有必要这样做,而是要改造制度。体制转型的第一点是,每个民营企业的产权必须明确,产权必须界定。虽然你不看私营企业,但私营企业的产权是混乱的。因为我已经调查了为什么有些企业现在有问题,所以当它们成立的时候没有好的定义。当时有一种情况,当时有一项公约,财产权模糊不清。因此,有必要在一开始就明确产权。

私营企业原本可能是家长式的,因为父母是有能力的人。他们有凝聚力,父母有经验等等,但是企业的规模变得更大了。在第二代,出现了“富有的第二代”。企业必须实行家庭管理吗?他遇到了一个问题。根据在广东和浙江的调查,许多第二代人从国外留学回来。他被派往国外,但他不一定是管理人才,所以有一个问题是由谁来接任。家族企业不过是两种选择。一是选择贤惠的人,二是选择有能力的人。家庭成员和家庭成员不一定受到限制,可以去社会。第二个选择的亲戚,长子,或者我最信任的儿子,是最接近我的,但最终这不符合潮流。因此,由于民营企业也需要走公司治理结构之路,并且在大规模经营后会走这条路,因此应该采用激励制度。经理可以从内部和外部聘用。经理注重能力,能够在企业中做好工作。私营企业有这样的问题,所以他需要重组。

国有企业和私营企业没有与国家同步发展

李一宁:第四,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在我关于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书中,我提到了一种精神或想法。主要分布是关键点。现在它不同于一些人。有些人现在认为二次分配更重要。二次分配便于富人向穷人转移,或者一次分配和二次分配同等重要。两者同等重要。我的观点非常清楚,初级分配更重要。原因是什么?

例如,第一个例子,农民必须拥有财产权,而农民缺乏财产权是第一次分配不到位。第二,劳动力市场的形势,劳动力市场的供求双方,供给方大多是一些农民工,大多是城市的中、下层阶级,要在劳动力市场找到工作,他们单独进入市场,他们很弱。申请人是在劳动力市场招聘人员的大型企业和机构。供求之间的力量平衡是不对称和不平等的。大型企业很强大,他对他们的收入有最终决定权。你在弱势群体中没有发言权。在这种情况下你不会换职业吗?世界发达国家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工会的权力,他为低收入者辩护的工会,低工资或工资不给工会为他说话,工会是一个强有力的中间干预团体。但是到目前为止,在中国,我们还没有看到工会出来为农民工收取工资。经过这么多年的工作,农民工也是工人。为什么?因为他是农村户口,我没办法。谁将帮助弱势群体说话?所以这个需要改变。

第三个例子,农产品销售市场上,卖农产品的是一个农民、牧民,他们的力量很弱,即使我拿你家的东西,他还是很弱。买家,大超市,强势单位,或者食品加工企业,他是强势单位,他不想要你,他不想要你,你去哪里卖,你去哪里卖,成本更高,所以这种情况应该改变。在西方国家,他是一名农民,并成立了一个农业生产合作社。农业生产合作社有合作社联盟。我去过荷兰、丹麦和新西兰。他的农业合作社的合作社联盟非常强大。他有一支舰队,一支舰队,一个仓库,一台冰箱和一个码头。因此,他有很大的权力并在国外销售。我不想超过你。不在中国。中国农民合作社刚刚成立。它们都以村庄和城镇为基础。合作社尚未开始。协会可能具有协会性质,但它比协会更近,主要是因为它是一个独立的法人,因此形成了。

第四,教育制度改革。因为教育系统与初次进入市场者的工资和福利有关。在中国,由于城乡二元结构或城乡二元体制,这种情况经常发生。城市人均教育经费大,农村人均教育经费小。即使是义务教育,农村地区的义务教育现在也有所改善。然而,过去的情况是校舍差,教师差,设备差,学生的学习质量不高。因此,农村孩子不想在初中毕业后被提拔,说提拔有什么用。如果他们不能上大学,最好现在就找份工作,初中毕业后再找份工作。初中毕业后他能找到什么好工作?

简单、重复性的体力劳动。这种情况在西方被称为二元劳动力市场。他在下层劳动力市场工作。这种情况将逐渐在中国社会形成一个固化的社会阶层,或者一个世袭的职业体系。例如,农民工的孩子仍然是农民工,他的孙子可能仍然是农民工。他没有其他技能,也没有受过教育。他不应该成为什么样的农民工?这影响收入的初始分配,因此初始分配很重要。产权、劳动力市场两种力量平等的需要、农产品销售市场供求平等以及教育改革是中国初次分配中的重要问题。

二次分销也很重要,但在中国二次分销最重要的是整合

[本文由合作媒体转载,并经投资界授权。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youtube.com